新觀察-以科學發展觀看中國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動態 > 懲罰塞按摩棒不準取出來_小污小黃多肉的小說

懲罰塞按摩棒不準取出來_小污小黃多肉的小說

2019-12-05 16:00 來 源:本站整理 字體:

  

這下可真的是一點挽回的余地都沒有了,而現在自己似乎是即想要,又怕讓楊二牛當眾給自己弄,畢竟自己的丈夫就在身邊,屋里還有那么多的女人,要是一會兒自己也像錢姐那樣可怎么辦啊!

剛剛的錢姐,只不過是被楊二牛在檢查的時候,看了看摸了摸,就已經堅持不住了。一想到楊二牛即將要在自己身上做那些事,她真恨不得現在就暈過去,也省得擔心了。

然而現在的情況是,自己根本不可能暈過去的,王艷紅見楊富貴已經是一臉急切了,他此時正雙眼好奇的盯著自己。王艷紅她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,最終只能下定決心,于是咬了咬唇看著楊二牛點頭道:“那好吧,就麻煩二牛大夫了。”

楊二牛這會兒心臟不停的狂跳,他心里琢磨著,剛剛自己是在給她們檢查,就算是把能看不能看的地方都看了摸了,那自己的心里還有一個合理的解釋,不至于讓自己太過緊張。畢竟大夫嘛,給病人看病要是這不行那不好的,那還當什么醫生呢?

可是現在……

王艷紅此時一臉通紅,明明自己早就用過,卻被迫要在所有人的面前,讓楊二牛這個大男人給她弄……

而讓楊二牛無法承受的,是村長楊富貴,他正一臉興奮的在一旁注視著。

就算是自己有天神這個身份,可也難免一會兒楊富貴看出是怎么一回事來,如果自己真的這么做了的話,恐怕以后在村子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……

想了一會兒,楊二牛不由得白了一眼多管閑事的王艷麗,隨即在心里暗暗嘀咕著,自己是哪輩子欠了這個小丫頭的,不但之前好幾次讓自己有火無處發,現在還給自己找了這么大的一個麻煩。

雖然內心十分的抗拒,但是看著大家期待的目光,楊二牛只能心一橫咬了咬牙,下了狠心。

楊二牛覺得如果自己要不同意的話,那她們還指不定會說自己什么呢,就算是她們現在不明著說,以后時間一長,也會把這事傳出去,說什么自己連這么點小事都不愿意幫忙。

楊二牛暗下了決心,在心中不斷的說道:“這是她自愿的……”

文學

說了好幾遍自己才稍微放松了一些,頓時楊二牛點了點頭道:“沒問題,不過村長你得轉過身去,既然我現在的病人是個女人,這里也就相當于是婦科病房,所以男人需要回避一下。”

楊富貴想了想,覺得也是這么個道理,一個女人家用的東西,讓她自己學就行了,自己看著也沒什么用,于是便爽快的答應道:“好的二牛大夫。”

說罷,他轉過了身。

這是楊二牛急中生智想出來的辦法,但是對于屋里的這些女人,自己可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總不能告訴她們說,婦科連女人也不讓看吧?

再者來說,楊二牛發現她們那一臉的好奇之色,就知道她們也想學……

楊二牛有些做賊心虛的瞅了瞅已經背過身去的楊富貴,他想了想第一步該怎么做,從王艷紅的神情上,楊二牛看出她知道這個東西,那就肯定是用過。既然她曾經用過這東西,那自己這回就給她來個她沒用過的姿勢,即讓她看看自己的厲害,也讓自己一會兒有機會爽上一爽……

只見楊二牛上前一步,來到了王艷紅的面前,然后用不大不小,卻正好可以讓楊富貴聽得不太清的聲音說道:“既然你讓我教你用這個安慰棒,那等一下你得完全的配合我,如果自己要是做不到我說這些的話,那我看還是現在就算了吧,你說呢?”

楊二牛之所以這么講,是因為他可不想為了這件事,一會兒鬧得被大家在自己背后指指點點。

聽到楊二牛這么跟自己說,王艷紅頓時便知道楊二牛已經將自己給看穿了,一想到讓一個男人知道了自己竟偷偷的用這種東西,她羞得將頭深深的埋下,不過還是點了點頭,只是沒有吭聲。

見王艷紅同意了,再一瞅她現在的表情,楊二牛一下子就心知肚明放心了,馬上不管自己對她做出什么事兒,看來她都會無條件的配合自己了。這樣一來,就算自己一會兒出了什么丑,或是像之前一樣,再出現什么意外情況,她也應該不會離開之后到處嚼舌根。

楊二牛見王艷紅緊張的渾身都在抖,再一看不遠處有十幾只眼睛正盯著自己這邊看,也是臉上一紅。

楊二牛吞了口口水,指揮王艷紅讓她把身子轉了過去,叫她背對著自己趴在箱子上。楊二牛心里很清楚,因為現在的這種情況,面對面的會讓大家都緊張,所以才想出了這個辦法。

王艷紅到現在了還是緊張的身子在發抖,即便是這樣不過她還是按照楊二牛說的做了起來,楊二牛忍不住再次看了一旁觀戰的人員,不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就在那些正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們的女人,以為楊二牛要用那東西的時候,楊二牛卻出乎意料的在王艷紅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,隨即又站回了一旁,看情況他是根本就沒打算自己動手的意思。

王艷紅都聽清楚了,不過一旁的女人們卻很迷惑,而見王艷紅接下來那羞人的動作,都不由猜測起來,那東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為什么要先這樣呢?

于是大家更加仔細的看了起來,想要自己也趁著這個機會學一學。

王艷紅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,就算是在家里用那種東西的時候,也是背著自己的丈夫不敢造次,哪里有想過會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。

而且,這還是自己的親妹妹一手造成的。

一想到這里,王艷紅不由得側過頭去瞥了王艷麗一眼,要不是她非要讓楊二牛在這里教自己弄,自己又怎么可能會這么的丟人,一想到剛剛還笑話錢姐那么不行,現在就輪到了自己。

不過王艷紅也知道楊二牛說的有道理,如果自己不先讓那地方濕潤一下的話,等一會兒受苦的還不得是自己,于是便緊咬牙關開始行動了。

當她開展著動作的時候,心里就在想,一會兒楊二牛弄的時候,自己就早點說已經學會了,這樣的話就不會顯得太丟臉。

想著,王艷紅也完全放開了……

讓楊二牛沒有料到的是,這王艷紅在如此多人看著的情況之下,還是太過緊張,再加上自己用手這么一刺激,忽然身子一軟,輕呼一聲,眼瞅著就要往地上倒了。

楊二牛見狀嚇了一身冷汗,要是因為這樣讓她摔下來的話,那場面可就太過尷尬了,而且到時候楊富貴肯定會轉身看個究竟,到時候再跟村長解釋怕就晚了。于是楊二牛直接單手向李小紅身下一抄,穩穩的托住了她的身子,以楊二牛的力量,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,畢竟王艷紅是個不到一百斤的苗條女人。

只不過楊二牛這一托不要緊,卻正正的托在了王艷紅的關鍵部位,而王艷紅現在因為不是用雙手在支撐著身子,所以自己胸前的飽滿,實實成成的壓在了楊二牛的胳膊上,而偏偏在這個時候,楊二牛還沒有辦法收回自己的胳膊,只能任由著王艷麗那柔軟的飽滿壓在上面。

王艷紅可不同于她的妹妹王艷麗,對于王艷麗來說,楊二牛只要給她一點刺激,她就忍受不住無法自己了。而這王艷紅可就不一樣了,三十來歲的年紀,正是那方面最強盛的時候,看楊富貴虛弱無力的樣子,恐怕就是被她給折騰的。

所以這樣的情況,如果放在沒人的地方,其實根本也就沒什么,可現在卻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精神的作用已經遠遠超出了身體上的感受。王艷紅感受著來自胸前的那種壓迫感,和自己雙手失控般的動作,只見她的身子頓時猛烈的抖動了起來。

楊二牛一瞅王艷紅這是快要到了,趕忙低下頭小聲提醒道:“千萬不要出來啊,你必須得忍一會兒,我還沒有用那東西呢,你要是就這么結束的話,你妹妹王艷麗那個死丫頭,一會肯定又要找麻煩了。”

雖然坐在一旁的那些女人,聽不到楊二牛嘴里在說些什么,可他手上的動作,卻被所有的女人全都看在了眼里。觀望到了此刻,大家不由自主的,都向村長楊富貴的后背撇上了幾眼,卻沒有一個人出聲,都憋住了一口氣,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切。

她們之前可是根本就不知道,那又短又粗的東西到底是個什么,只是聽王艷麗說用了非常的舒服,才十分好奇的想要一探究竟。結果沒想到是跟這方面有關系的。明白了這一點之后,在這種場景之下,不管是三四十歲的婦人,還是二十多的小媳婦,就連其中幾個十七八歲的小丫頭,都頓時覺得渾身燥。熱難忍了。

只見她們一手擋著,一手摸向了自己腿間……

而離楊二牛距離最近,也看得最清楚的王艷麗,則不只是被這種景象所吸引,在她那還很稚嫩的大腦之中,更多的是一種疑惑。她在想,二牛大夫教自己的時候,也沒有和她做這樣的姿勢啊,為什么變成了姐姐,就要變成這個樣子呢?

她想問楊二牛,不過看了看所有人,還是沒有張開口。

楊二牛的心里很清楚,按照正常來說,一個女人需要預熱的時間,要遠遠長于男人。所以,楊二牛一直都在用心的觀察著王艷紅的一舉一動,從她身體的扭動和顫抖上,可以隨時了解著她已經達到了怎樣的時期了,他要在最為切合的時機,再給王艷紅用自己手中的東西。

因為楊二牛已經知道王艷紅用過這種東西,如果要是自己不能給她帶來更大的滿足和前所未有的舒適,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她之前下的那么大的決心了。

現在不止那幫女人難受,楊二牛的寶貝也同樣不舒服,他不禁又看了看一旁的那些女人們,楊二牛實在是有些壓抑,因為這種能看到卻吃不到的感覺,實在不是一個普通男人能受得了的。

楊二牛別無他法,只能是一邊在心中默念我是個醫生,我有責任要幫她們,一邊想著自己這也是在為村里做貢獻,以此來壓制著自己心中的那股邪火。

但是那種想要吃肉的沖動,還是一直在不斷的影響著楊二牛,這讓他怎么也靜不下心來。

畢竟在一個正常男人的面前,這樣弄著他的女人,而這個男人還在一旁念自己的好,如果不是楊二牛定力非常的好,恐怕早就……

就在楊二牛強壓著心火的時候,王艷紅卻努力的清醒了過來,她呼吸急促的對楊二牛輕聲說:“二牛大夫,你……你還是快點給我弄吧……”

王艷紅她也知道今天肯定是逃不過去了,真沒想到,自己竟然會裁在了自己妹妹的手里。

楊二牛隨即點了點頭,他聲音微顫的說道:“好的……等你想讓我……停下來的時候,你就……就告訴我一聲。”

此時他見王艷麗已經緩過了勁兒,楊二牛知道這是最好的機會,于是顫抖著手將膠棒慢慢向腿間推送了過去,結果讓楊二牛沒有想到的是,自己壓根就沒費什么力氣,那東西竟然在王艷麗這顫抖的身子之下,直接連根沒入了。

僅僅就這么一下,就連王艷紅做了多年夫妻生活的女人,都沒能再忍下去,楊二牛還沒有所行動,便已經感覺到手心里多出了一些滑滑的……

楊二牛也沒有精力去注意王艷紅現在是個什么模樣,因為當這種黏黏的東西剛一入手,他便也感覺到渾身一緊,后脊梁骨直往上冒涼氣,身子一抖竟和王艷紅一同到了……

還好王艷紅是個過來人有經驗,不像王艷麗那樣要很長時間才能緩過勁兒來,加上怕時間一長,讓老公楊富貴看到自己現在的這個樣子,那可就不好了。

于是她便回手朝楊二牛摸去,王艷麗想讓楊二牛把那個東西拿出來。


[責編:清楓學長]

收藏此頁 復制網址 我要打印 網頁挑錯
免責聲明: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觀察-以科學發展觀看中國(www.duwulu.live)的觀點,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。如涉及版權、稿酬等問題,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。
合作伙伴

備案號: 冀ICP備11006281號-1

Copyright ? 2010-2023 www.duwulu.live 科技風新觀察 版權所有

站長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湖南快三查询结果